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风

心如轻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性情淡泊,生活尚简,看重情谊,善待朋友。兴趣广泛,爱好多多:读书、写作、音乐、器乐、武术、游泳、佛教、救助众生、上网、写博、交友、旅游、网上神游,。乐而不知春夏秋冬,玩而忘记岁月年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纪实小说.人生悲喜皆由命(第三部)94  

2016-06-11 16:47:28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一早起来,就有让人不快的事!光天问:“哪个屙的屎在盆子头喃?”

 裘其善说:“哪个舅子屙的!自己屙的屎还怕都不晓得吧!”

 光天说:“你屙的!”

 裘其善说:“你起来,我给你拉的灯,我都不晓得?屙个屎都怕哪个!还怕样啥都管干了吧!”

 闻道远知道丈母最后一句话,是针对他,有挑衅之意;诗玉听了她这话也不满,无事生非!

 不知她心中装了几多愤懑和怨恨,她就像放在家中的一个火药包,一点火星,就会引爆!她口不择言,连最亲的女儿,也不想想她使用了什么最伤人的语言!

 她己忘了,10月23日,她就与诗玉有一场口角,让诗玉伤心了好久。

 那天早晨,看到豆浆熬来到处瀑起,诗玉说,“好可惜哦!”

 裘其善说:“我在抓酸菜,己经把锅盖揭开了。”

 诗玉说,“我揭开的。”

 裘其善说,“你还没有操得那么多人来一个做这儿,一个做那儿,你还没有玩到那一格去得!”

  光天也说:“我看到妈妈揭开锅盖的。”

 这下可惹着她了!她就冲着诗玉说:“都来说我!你不挑起来说我,你不了然!你默到你纵子行凶,有好处!”

 诗玉不依说:“我还天天在这儿怄气呢,看我活得到40岁没有哦!”

 裘其善说:“那是你自己造成的嘛!”

    家里家外,事情够多了,裘其善只图发泄自己的不满,家无宁日!

 光萍的作文获得作文比赛初二年级的第一名,诗玉与道远都有些意外。按她的能力,是没问题的,但比赛那天班主任武筠茵那样骂人和以数学作业干扰,也可能写得一塌糊涂。

 诗玉和道远看了,确实也不行。在抄写送去作展卷时,闻道远只叫女儿把次序作了一下调整,改动大了会失去真实,面目全非。

 蒲小敏与光萍己一周没有说话了,有可能是因为作文比赛的事情;丈母说,还有个事情,可能就是小敏来借什么书,光萍没借给她。

 诗玉说:“她们也确实不像话!借了别人的书,不是弄烂,就是不还或说掉了,他们屋头好多学校的或别人的书,人家不说或忘了,就算了,从来没主动还过!”

 道远也说:“爱学习的人,心痛书,这种人,哪个愿意借给她嘛!”

 作文比赛发奖,光萍的二年级第一名得两个作业本,一个工作笔记。虽不多,到底有个激励的作用,也好。诗玉与道远也高兴。

 诗玉觉得娃娃学习还是辛苦,一再给道远讲,“我有三元班主任补助,你去给他们买点营养嘛!”道远上市场买蛋,去年1.20元—1.40元的鸡蛋,现在己涨到1.70元一十了。他只买了二十个1.50元的。

 光萍说:“我吃了饭出去耍,和一些女生跳绳,那些女生一见武老师来就跑。武老师还高声骂:‘你们跟闻光萍两个比嘛!人家妈老汉儿都是教师,把她管得紧,你们回去还做不做活路哦!......’”

 闻道远与诗玉都弄不明白,为什么这个武老师容不过光萍,总是寻岔岔打击她,贬低她?

 小学谢道君老师的大儿喻立参军己走,诗玉说:“人家己请了客,还有人送东西,我们送不送喃?”道远说,“不送,一是没有那么多钱,再一个是这种规矩不应该兴,应该破。”还有就是,诗玉经常称赞喻立是个白面书生,漂漂亮亮的,只是客气;谢道君也常称赞光萍,似乎有某种意思。他们有所感觉,但对此毫无兴趣。现在去送,还会惹人误会。

 晚上开会,传达县上会议精神。中央文件说,有人尾随外宾,兜售商品或索取纪念品,或与之鬼混,勉强别人照相,交换外币,让人邀请自己出国等等。文件强调这些都不许可。在与外国人交往中,不要丧失了中国人的人格和国格。

 接着讲到综合的社会治安管理。校长邢恬利说,目前小偷多,刑事犯罪也多,监狱己满。如一个大队说,要抓,再抓几倍人进去也可以,再修几倍监狱也无济于事!他还说,小偷各式各样,手段也多。如卖电影票处,以前乱挤;现在派一个人维持秩序,谁乱挤,就以警棍敲击。小偷无可乘之机,于是改变办法。先套购许多票,等人来退,再观察退票人从哪里掏钱;到围着拥挤退票时,就乘机下手。另外,外面抓小偷,紧张时,小偷就往医院跑,“哎哟哎哟”叫唤连天,马上挂急诊。都晓得痛症不好检查,只有住院观察。一晚上才取三角钱床铺费,比街上还便宜七角!第二天,小偷跑了,住院人的东西和医院的设备就不见了。还说到,为了维持治安,要收缴武器,包括各种枪支、匕首。

 第三,谈到峨影党委书记作了检讨。关于影片《枫》及《爱情......》什么的,据说,原来省委曾提过意见,但没有改。《幽灵》一诗,在四川未能发表,拿到陕西去发表的。意思是说中国上空有个什么幽灵,后来又联系到希特勒......现在省委找诗人谈了几次话,他承认了错误;后来,领导组织他到葛洲坝去体验生活,又写出了好诗。这些都通过自我批评解决了问题。另外,财经学院的罢课,四川大学《锦江文艺》,重庆政法学院“马列主义艺话”等,都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解决了。

 最后,校长邢恬利又传达,宣传部林部长在会上讲,文教局这次到运熙中学解决问题,很策略,很主动,很好!有些人家属问题未能满足,个人的极端要求没达到,就搞自由化,极端民主......

 他刚一说完,付文广马上说:“邢校长,我要求说几句!”

 邢恬利说:“下来说。”

 付文广坚持:“我说一分钟。”校长邢不置可否。

 付文广就说:“刚才邢校长说的,林部长讲,个别人家属问题没解决,个人欲望没满足,就搞极端民主化,我个人决不同意!.....”

“散会!”还没等付文广说完,校长邢恬利说站起身来,宣布。“愿意听的就听!”闻道远也随一些人起身走了,还听到付文广提高了声音在说:“你们领导骂人,还说我们影响了安定团结!到底是谁影响了安定......”付舒和也觉得好笑。

 回家,闻道远给诗玉讲了付文广的事,诗玉说:“小学那边还是说,民劳局给她安了工作她不去,这里又给她安,她还是不去。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。”

 接着,诗玉又谈到,原来在卢若岫班上读书的一个女子史英岚,现年18岁,公开卖淫。开头在猪市坝收税人的小屋内,不管老少,每人次五元,后来就移到二大队街头旅社内。旅社住的人因此增多,也乐意,等于开设妓院。此女现在穿得非常时髦,尽力打扮,县上开会,己点了此事。另一个女子是街上的,还是在外头卖,家里人教育不转,就把她撵出去,她就趁势跑到男伙伴家中去住,在社会上乱网。

 诗玉妈裘其善听得有味,也摆了她在街上听来的趣闻:“古井吗哪里有个女的,一天又不做活路,还搞‘副业’,好多小伙子都去和她网。有个老汉儿家,对她说:‘人家都整得那么安逸,我们两个还是来一个吗咋个?’他又没得钱,女人就说,‘你去给我扯一背篼猪草就是了。’于是老头儿就到社里田头扯了好多苕青。搞了那个台子(事情)之后,他又问那女人,‘你二天还要不要猪草喃?’那婆娘说,‘要嘛,你扯了猪草,就到我这儿来耍嘛!’你说,现在这些人要不要脸!”

 11月初的天气,己经很冷了。诗玉又说不读函授了。道远很劝了她一阵,她说:“天这么冷,更没办法读书了!”道远见劝不动她,心急火燎,只得把内心真实的感受告诉她:“就像己经要做成的某件东西样,就差那么一点完工了,遇到困难就把它丢了,我的感受,就好像从身上剜一块肉丢了一样,是非常难受的。”诗玉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
 第二天早上,道远又劝诗玉一阵,他确实忍受不了功亏一篑,前功尽弃的痛苦。他也想到自己,基础是有的,如不利用,原来的许多努力也就白费了。他在《散文》上看到茅盾的一篇回忆冼星海的文章,说,有的人为生活压迫,就垮了倒了;而有的人则战胜了生活,这就是永远精力充沛,在他面前没有“难”字的冼星海。的确,生活对每个人并没有厚薄,主要看各人自己如何努力。同样的环境,各人的前途不同。甚至有些环境更差的人,还做出了更大的贡献。

 在人民日报副刊上,闻道远还看到一篇评论《星星草》的文章,说它塑造人物在形神方面均有独到之处。尤其是对反面人物,如曾国藩,李鸿章,没有脸谱化。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女作者来说,是极为不易的,可她做到了。就说她有资料吧,恐怕换个人,可能又觉得资料多,受不了!总之,一切还在自己。

 要有输出的学习,为创造而学习;不要成为字纸篓,无目的读书。  

 11月8日,星期天上午,闻道远按通知去县文化馆开会,到三楼会议室时,己坐了不少人,其中有好些熟人,桌上摆好了糖、茶、葵花籽。王功新招呼他,马上给他倒了一杯茶。

 会议由新到几个月的李馆长主持,副馆长是道远小学的同学曾庆书。李馆长讲话的主旨是,积极开展群文活动。他原来是某文工团负责人,雄心勃勃,要置办各种演出服装,乐器,建演奏厅,组建汀江乐团或艺术团,以后还要公开演出。赵俊平传达了蓉城之秋音乐会的情况,余文聪谈了今后工作开展的设想,建立音乐中心创作组,乐队,歌队,编导组。

 中午会餐,宴席丰盛。闻道远在曾家庵教过的学生林中华也来了。

 下午座谈会,大家情绪热烈,音乐中心创作组成员11人:赵俊平、詹玢、祝家勇、俞生明、钟克真、谢模乾、闻道远、林锵、夏竟白、王功新、林中华。决定月活动一次,讨论作品。钟克真、谢模乾、林锵都雄心勃勃,要创作中型乐曲。闻道远在众人跃跃欲试的情绪带动之下,也想写一点二胡曲,只是不愿月活动过多,他的时间太紧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