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风

心如轻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性情淡泊,生活尚简,看重情谊,善待朋友。兴趣广泛,爱好多多:读书、写作、音乐、器乐、武术、游泳、佛教、救助众生、上网、写博、交友、旅游、网上神游,。乐而不知春夏秋冬,玩而忘记岁月年龄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雪漠:忠实地记录一代人“如何活着”  

2017-05-18 05:35:21|  分类: 评论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雪漠:忠实地记录一代人“如何活着” - 雪漠 - 雪漠网易博客
 雪漠:忠实地记录一代人“如何活着”



◎问:您是如何刻划人物和安排情节的?

 

●雪漠:郑板桥画竹,有个形象比喻:眼前之竹,胸中之竹,笔下之竹。作家亦然。他需要观察“眼前世界”,然后形成“胸中世界”,最后才是“笔下世界”。我的过程也是这样。

 

写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和《白虎关》前,我胸中已有了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和《白虎关》,写时,不过是流出胸中的它们而已。我从来没有在写作过程中,考虑过人物的设置和情节的安排。我没有着意地去做这些。不管写哪本书,在动笔写它的时候,它早已活了,人物也活了,生活也活了。所以,写的过程很轻松,一进入写作状态,啥都流出来了。我所做的工作,仅仅是“记录”,记录人物的活动,而让我自己“滚出作品”。

 

写时,我可以和人物进行对话,进行交流,但我从来不想干涉他们。他们也别想干扰我。作家和人物的关系,是一种平等的关系。我从来没有着意地塑造人物,编造故事。从心里流出的东西是一种很真的东西,没有人为地刻意编造的痕迹。

 

写时,我给自己定了几条戒律:第一,不编故事;第二,作家滚出作品;第三,少一些概念化的东西,别去图解所谓的思想,只写生活。老百姓怎样活着,我就怎样写。只写出老百姓“如何活着”就行了。

 

◎问:小说在一定程度上是要有故事情节的,您不编故事,仅仅记录生活,记录“如何活着”,是不是有点太单一?

 

●雪漠:我问过好多人:你知道你的爷爷的爷爷是如何生活的吗?回答是:不知道。许多子孙,甚至连他们的三代以上宗亲的姓名也不知道了。仅仅过了几代人,祖宗就已经被生活遗忘了。不久之后,我们也会被岁月掩埋,不留一点痕迹。多么可怕!一代代人,带给历史的,仅仅是些空白。

 

我不知道唐朝的人如何活着,不知道西夏的人如何活着,但我却知道清朝的贵族如何活着,因为我看了《红楼梦》。从《红楼梦》中,我知道了清朝的贵族如何活着。所以,《红楼梦》千古不朽。

 

如果在宋朝的时候,有一位作家,哪怕他是末流文人,只要他不加修饰地写出宋朝的老百姓如何活着。不需要修饰,只忠实记录了老百姓的生活,那么他也足以留名青史。《清明上河图》的价值,不在于画家有多么高超的艺术手法,而在于它忠实地描绘了那个时代的生活画面。从古到今的好多作家,像这样做了的――就是只写老百姓如何活着的――也不多。要是我把作家一些主观的东西抛弃掉,只客观地描绘老百姓如何活着的话,我相信,仅仅从这个角度,后代仍有必要让我的作品留下去的。百年后,如果谁想了解这个历史时期老百姓如何活着的话,他只要翻开我的作品,就可以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。

 

所以,单纯地编故事的作家是拙劣的。从春秋战国时期到今天,会编故事的人多如繁星,几千年后的人也会编故事。他们编的故事也许比我们编的更精彩。但一个作家,最重要的不是编故事,而是忠实地记录老百姓的生活。这生活,不仅仅是一个人物,或几个生活画面,或几个故事,而是一个世界。

 

一个短篇小说,只要写出一个生活横断面就行了;一部中篇小说,可能会讲一个很优秀的故事;一部长篇,则需要写出一个世界。否则,它也不会有太大的价值。随着科技的发展,随着电视、电脑的进入家庭,如果小说仅仅是讲故事的话,它就没有生存的必要了。长篇小说应该是其它任何文学形式和文艺形式所不能替代的。

 

《大漠祭》、《猎原》和《白虎关》的内容都很丰富,但又不是堆砌。它像生活一样自然,没有任何人为的编造,而又包罗万象。它仅仅做了一件事:把这段生活拿到世人面前,对世界说,你们看吧,西部的老百姓就这样活着。

 

如果谁想了解西部,通过短时间的考察和开会,都不可能了解。但他翻开《大漠祭》的时候,西部老百姓的生活会如实地展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

◎问:您的作品大,大格局、大方向、大主题、很大气,虽然写的都是“小人物”,而今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普遍的“小”呢?

 

●雪漠:小中见大。壶中有世界呀。

 

◎问:那您的创作中,为什么大多反映了一个家庭的命运?

 

●雪漠:我的写作和人生的修炼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如果叫我自己选择的话,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去写好一个家庭,因为能写好一个家庭,就等于写好了这个世界。我在《白虎关》后记中曾说:“按我自己的心愿,我倒愿意用一生的时间,来写活一家农民。在智者眼里,一粒沙子都是一个世界。能写活一家农民,也即写活了一个时代。当然,还可以再说小些:要是你写活了一个人,又何尝不是写活了一个时代呢?普鲁斯特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和穆齐阿的《没有个性的人》等都在为我的理论充当证据。因此,我的确是想用一生的精力写一家农民的。”

 

当代许多作家追求一种大的气派,动不动百年千年。其实,真正的历史画卷是日常生活,而且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。我以后的作品很可能仍然会写这个“家庭”,因为这个“家庭”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,不过这个“家庭”会实现一种超越,实现一种升华,会融入人类的“大家庭”中,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,更可能会成为一种精神、一种文化、一种信仰的载体。一个作家要用自己的智慧去观察这种变化,洞悉其中的变化,把它作为一种历史画面保留下来。

 

 

 

●雪漠文化网,智慧更清凉!www.xuemo.cn

 

●雪漠创意写作:开启本有智慧,创造精彩人生!

 联系电话:13434375544

 

●香巴书轩(淘宝网):https://shop35991997.taobao.com/

 

●香巴文化研究院微店:http://weidian.com/?userid=882151905&wfr=c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